2014作品集

插画动漫/作品集

原创

发布于2018-07-04

49444
0
0
4.9万

2014是我较为高产的一年,也是我对线体语汇最不稳定的一年。
整理的有18幅,已是大部分,还有一些没拍,总的算来有20几幅。
细细整理了它们,微微有些感叹,串起它们可瞥见我摸索一路中的挣扎及时刻萦绕着的执念。

比亚兹莱照看指引了我一段就与我分道扬镳了,之后就一直学着自己照顾自己,走走停停,倒是也走出了一条孤独的路。
在网上总会见到许多黑白画大咖们的作品,每次都看得激动,背过身画起来总是一头汗。这只是望梅止渴而已,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忍不住的想要剖析研究他们的手法和技巧,琢磨久了就发现不对劲,毕竟是别人的东西,有形无骨,离开了具体的元素形式就成了易散架或败血症的患者。
画的不好也不开心。

这一年我只是安安静静的画着,由着自己乱画,越画越可怕。

多数朋友们对我画的印象仍停留在动物园系列,有人来问:你真的是画动物的那个北邦吗?为什么你现在画的东西完全完全不一样?
这第一个问题很有意思,我既是也不是,这里有个时间差的问题。
曾经是,现在不是了。
第二个问题说明了我的改变很大,企图心不小。

无论如何,我让这一年有了纯属个人的痕迹,计划为它们做个展吧。


2015.3

《敗》


120cm * 150cm,碳条,油画布。?


花无常盛,人有祸福。
春尽花残是一种物尽的境界,总觉花最美的时候是在残败之时,生命即将逝去,余下最后一眸遐想。
过于完美的人生本身也是人最大的一种缺憾,生命始终有道,圆缺相映。

我总以为人的精神世界真正的自由绽放,是在肉体开始败落时。

我奶奶离世前弥留了很久,若即若离的眼神与一些不知所谓的呓语,不知在看着谁和谁说话。
当精神已经脱离束缚,可以任意来去肆意穿梭,越来越少受到现实的肉体乃至人世的牵绊,才有那片刻的自由肆意,而紧跟着的,是真正的离开。

此画致我已去世的奶奶,及一些我随之而去的遗憾。


2014/03/23

《畅想曲I》


120cm*160cm 炭黑笔,油画布。

今年是我近些年来最安静舒适的一年,没有开发衍生品,也不用操持展览。
可能因此能沉下心来打磨自己的线条,由此今年的线条表达很不稳定,有不少新的尝试。
新旧审美观更替时是个很奇妙的阶段,常有想撕了的恼人念头,但往往过了一段时日越看越喜爱。这些画都是咋看下有受不了的难受与别扭,但是很耐看,而且画时候很爽快,用淋漓尽致来形容是最恰当的。
这两幅是其中翘楚,画的时候痛快的很,不敢停下,一停就会被恶心到,所幸忍过来了,如今看来倒顺眼多了,还真是吐着吐着就习惯了。
取名《畅想曲》,是指画一路的天马行空,其中有多处自以为巧妙的神来之笔,靠的都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审美情趣。

2014/03/03

《畅想曲II》


120cm*160cm?炭黑笔,油画布背面。

我很清楚,今年的画很不受大家待见,又丑又可怕的。养成自己独立审美是很不易的,如同持续着做一件事的不易,如果还需迎合他人感受,这事儿就没法干了!美丑这件事是相对的,我们一直被铺天盖地的主流审美牵着,就看不得绳子的另一头了。

我以为好画不外两种。当然这是从我自己的画而来,一家之言,请君听之付一笑即了。
一是刚好时的纯熟阶段,游刃有余方可做到随性遂意,可图于线条本身处赋以更多个人化的表达内容;这个好大多数人都能理解,只是这个阶段时日久了画也容易油,技艺上过于熟练往往给人一眼看很棒的感觉,细细品就觉得整幅画都充斥一种熟性,反而就很难再从中体会出更多的意味与气息。“油”这个词时陈丹青常说的,现在我慢慢懂了这样一种画的感觉。
其二是在新与旧的语言交替时,技艺和审美都未定性,虽时有波动冲突,然则当时间过去,再次成熟时复看这些画,就总有那么几幅是让自己拍案叫绝的。细究其理,就像无头苍蝇般的在时间的纸面上撞出了很多个洞,而我只是选了当时认为最好的一个钻了进去,如今是再也回不去的。

喜欢说说自己,于是常借几幅画说人事,画已经留在了彼时,与我已关联不大了。
所以我与大家一样,有时也只能啧啧感叹,里面具体的道道实是说不明白。

2014/12/20

123

北邦

绘画/插画师

上海市  |  长宁区

北邦,1982年生人,自由畫家,線體主义创导者,現居於上海。中國插畫創作領域的先鋒人物,曾經國內首屈一指的…

已关注 取消关注
46.1万

TA的作品 已有 6 件作品

发送私信
  • 发给
  • 内容
    添加表情 发送 还可以输入 200 个字符

北邦

绘画/插画师

关注

0

4.9万

2014作品集

3

批量入库

选择已有创意库

创建新创意库

描述:

新增创意库

确认采集
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